虞兮奈_人间失格

[胡乱产物]某女生寝的日常

发现自己挖的坑忘记了主要的剧情.感觉自己很棒???我尽量在暑假好好构思剧情嗯.
算一个小小的复健



3.(对还有3)
今天的314叒不太平的一天。
“我就觉得很奇怪,干嘛要换寝嘛...这样楼上就是那群新来的了..就不能听见凛绪泉真每晚的躁♂动了。”
“所以珍惜在他们楼下的最后一个晚上吧。”
“怎么跟要生离死别一样。”
“悦酱今天和你家楚君...”
咚咚咚。314难得的迎来了敲门声,个个成员狐疑的望了望四周发现一个人都没有少。于是我就拖着拖鞋啪叽啪叽的跑去开门--是个生面孔。
“啊、你好!我是高一的学生--我可以问一下那个我们班的朱樱司好像和你们班的月永leo很熟的样子...我、我又...”
寝室的成员们面面相觑,月永leo和朱樱司?新cp?
“所以、请把这封信给月永前辈!再叫他把这封信给朱樱司!谢谢、谢谢学姐了!再见!”
“啊、啊等等等等???你确定要给月永???”
“啊跑掉了。”
“不食人间烟火的高一啊...鬼知道月永leo会把那封信怎么样..”
“为什么不自己给他呢...”
“对啊...话说啊我们语文老师要换了呢...”
“...真的假的我????”



语文老师要换走的消息自然是真的。
那时,我在佳音的威逼利诱下和濑名泉换了位置,游木真一脸惶恐的望着我而我也只能用“明天会更好,加油你最棒!”的眼神回敬他。
那天我哭了,谁也不曾想到语文老师分析完最后一道题目讲述了那个悲伤的事实,当然也游木真哭了。
绿眸溢满泪水显得令人可伶,身旁的濑名泉变得手足无措起来,从我的抽屉中拿出纸巾擦拭他的脸颊,细语安慰,游木真也勉强恢复了冷静。




“所以乱翻我的抽屉就为了给游木真找纸????我???要不是佳音拉着我我就摔你一脸纸祝濑名泉和纸百年好合谢谢谢谢????”
“安啦安啦都最后一天了宽容一下。”
“我谢谢你喔。”
“今天衣更的眼眶红了然后朔间一直盯着他呢...。”
“对啊朔间凛月他好像特别想扑上去安慰真绪呢。”
“幼驯染万岁!!!”
“啊高一学妹给的情书?”
“给了,然后月永他一听到是给朱樱司的就立马拆开,看了一会儿后大喊‘inspiration爆发--这一定是宇宙人的信件’然后就毁掉了这封情书,在上面乱涂乱画啊乱涂乱画,那个学妹看到会心碎吧。”寝室友A耸了耸肩。
“你们在说leo和司吗!!!!!!!”
“握草生活老师???”
“leo他以需要灵感为理由强行和司一起搬到外面住了你们知道吗!!!!”
“等等生活老师你怎么又?!!?!!?”

[凛绪]无题


随着樱花最后一瓣的凋零,你也就跟着它去了,毫无眷恋的离开了这人世,你的红发依是那么艳丽,以至于没人愿意相信你已离去,包括我。
或许我们本就不应在一起,我是鬼而你又是人,我会遇见千万个消逝的你但却是无法制止,毕竟我没有如此之大的神力,每一世都等待着与你重新见面相恋再等候着你的死亡,我不过一介酒吞童子,配不上你靓丽动人的笑。
也不知何时我喜欢上了睡眠,那应该是在逃避,逃避你与我所经历过得一切逃避你的消逝,就算那会在梦里相遇,也罢也罢,我期待于你的笑。
我又在那棵樱花树上微眠等待着与你的相遇。
“那个...在树上睡觉很危险呐!”
你的声音。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我觉得你好眼熟喔!”
你的容貌。
“啧,汝等人类怎会识吾。”
我的答语。
“因为你只有一个人呐...!先下来、我们可以当朋友哟♪我叫衣更真绪。”
你的笑容。
你那让我追随了几百几千年的纯真笑容。
“吾名朔间凛月。”
旧时的回忆涌上心头,与以往一样,你我再次相遇。

[胡乱产物]某女生寝的日常

脑洞清奇.
百分之八十由真实事迹改变的er.
从此爱上这种类型(。)






1.
今天的314女生寝是不太平的。
“唉,你们听说了吗,我们班那个游木真和濑名泉。”一名少女偷偷探出被子看了看门外已然暗去的光。
“听说了听说了!!!呜哇,真的跟濑名泉做同桌他天天都在看游木真的说!!”
“是的是的!!班主任不是把我跟濑名泉换位置了吗...濑名泉蜜汁甩我一击眼光mdzz!!!”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喜闻乐见。”
“悦你小心点,别把生活老师招来。”
“成成成,对了我不是和游木真同桌吗,wdm濑名泉这个臭不要脸的每天下课自主去擦黑板然后动不动瞄几眼我家小真!!简直跟痴汉一样啊!!那种诡异的笑容想想都害怕……”
“为小悦续一秒,对了沈蓉你不是说上午濑名泉解开了上衣的俩个扣子,锁骨都看到了吗!!呜哇超羡慕的er!!”同学A说。
“讲真,然后我就被他训了一顿。”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er”
“那个嗝是怎么回事啊是被中国boy传染了吗??啊对了,那个臭不要脸的天天已教我题目的名义来视奸游木真,仿佛日了狗。我他妈就跟电灯泡一样,直播气死。”游木真的同桌说。
“你直播我送胖次啊。”
“去死。”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泉真这对cp超级好吃吗!!!好吃到炸天跟你讲!!”
“是的是的,那么!!沈蓉,佳音,我画画,悦,学霸,欣苑写文?自己产粮自己吃!!”
“可以可以这很清真喔!”





游木真的校园生活自是不安宁的,濑名泉做自己同桌已经很恐怖了,刚刚庆幸于换同桌了却还是一个腐女子,这日子到底要怎么样过,游木真也表示一脸懵。
“游~君♪”那个熟悉的声音正在向自己靠近。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呜哇哇哇泉桑,悦酱保护我哇哇哇哇哇!!”
“拒绝,去死吧科科。”
“等等?!”
“游君明天就是春游了呢♪就跟哥哥一起在游乐园里寻找爱吧♡”
游木真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吐槽。
在游乐园寻找爱是什么鬼啊喂?!




“听说明天是游木真的生日。”
“哎哎哎?!真假??想知道濑名泉会怎么办呐!!”
“明天又是春游..”
“旋转木马!!过山车!!我觉得濑名泉会时时刻刻公主抱着游木真不让他累着。”
“这个可以有哎!!”
“哦对了不是濑名泉解开了两个扣子吗!今天!今天!游木真也解开了两个扣子!贼溜。”
“感觉是游木真吃醋了想这样子来气濑名泉啊..!”
“明明是威♂逼♂利♂诱呀。”
“我好想挂你怎么办。”
“你敢挂我就敢k。”
“mmp。”





“游~君,看这边♪”
游木真略不自然的扯起微笑比了个“V”的手势。
濑名泉感觉自己仿佛见到了天使,炽热的视线紧盯。
而后蓝眸的焦点与绿眸的焦点相撞。
「如果游~君的眸子是童话故事中茂盛的树林,那我便是那汪树林中的清泉」
游木真回想起了濑名泉的告白。
他们不知道对视了多久,不知道是谁错开了最后的视线,仅记得对方唇的温度。
当然不包括佳音单反照相的声音。




“卧槽卧槽,你们看你们看你们看,我拍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佳音爸爸!!”
“!!!!no more me!!!”
“boom!!!”
“赶紧结婚9块钱我出!!”
“他们好好好好好好炸天呜哇哇。”
“世上颜值最高couple。”
“几天前谁还嫌弃濑名泉说把自己当做电灯泡的啊喂???”
“不是我,下一个。”
“真的感觉姓名都是有意而为啊...你看木生长需要水可以引申为木需要泉,泉失去木又没有了意义,啊他们好好!!!”





“游木真生日快乐----☆”
展示在桌上的是一个蛋糕---濑名泉亲手做的蛋糕。
“游~君生日快乐喔♪”
全班同学一概认为濑名泉的这个笑容是此生最灿烂的笑容。




“你们在干什么?!”
“握草生活老师什么时候来的妈的智障啊啊啊。”
“妈卖批啊啊啊啊啊啊。”
“爸爸我的泉真贺文呵呵。”


2.
今天的314女生寝又是不太平的。
“楼上是那个寝啊mdzz,在床震吗啊喂!!”
“好想拿菜刀上去杀个一干二净怎么办。”
“我打掩护,让不让睡觉了喔???楼上是415寝吧??”
“415?不是那个幼驯染在的寝吗。”
“握草?衣更真绪和朔间凛月那两个人?maya他们虽然不想泉真那么黏糊但也是对好吃的cp哇!赞美。”
“怀疑全班都是gay。”
“刚刚谁说要拿菜刀杀个一干二净的?”
“有人说过这句话吗??”
“坚决不在半夜产粮的已然拥有心理阴影的我。”
“活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er。”
“...佳音看在上次那张照片的份上我饶过你一轮…”
“哔哔哔---”


“真~绪。”凛月甜糯的声音在真绪身边响起,腥红眸子微眯透露丝倦意,“碳酸饮料喝完了…好渴呐,喉咙要烧起来了…”
“凛月?起来的真是时候呐,午休时间到了,碳酸饮料是…”
“我不要碳酸饮料了..呐真~绪我想喝你的血♪”
“凛月?!同学在这里呐等等等等?”
凛月并未多思,将真绪拉至怀中,对准微呈麦色的皮肤。
“嗷呜~”
仅留下一圈咬痕。



“朔间凛月简直不知廉耻哇!!!他他他午休的时候在衣更这里种了草莓!!”
“握草真假??我觉得佳音你可以无时无刻把单反带来了wdm??”
“突然间明白楼上天天发出的床震般的声响。”
“其实更心疼室友...。”
“他们的室友好像是泉真来着? ”
“突然间不心疼了。”
“突然间更明白了为什么会发出床震般的声响。”
“根本可以把般的去掉了好不好?”
“我们班是不是没有一个男生是直的哇?mdzz??”
“为什么他们搞出这么大的动静都没有被发违禁通知单??!他们是不是和生活老师有什么肮脏交易??”
“你别说,说不定生活老师已经习惯了呢?”
“……一时语塞。”



阳光普照大地,自不用说,最适合春游的天气。
“真~绪,啊---”凛月将一团不明的散发着诡异七色光且被称为“冰激凌”的物体送至真绪嘴边,而真绪自是不能推脱,轻咬了一口,专属于冰激凌的甜腻与清凉弥漫于舌尖,丰富而又细腻的甜将味蕾一层一层的慢慢觉醒,与外表完全不符的美味。
“好吃吗--♪”凛月微眯眼眸,透出无限宠溺。
“嗯..很好吃哟。”
“哎是吗?”语毕抬眸轻啄真绪微泛红的唇。
「多谢款待♪真~绪」



“啊今天好困啊有没有什么值得人‘嗖--’的站起来的新闻啊...”
“没有下一个。”
“谁说没有的?今天我跟游木真八卦他说凛月和真绪一直以来都睡一张床,没事有事还打个啵儿。”
“哦。哦。哦。”
“握草确定是从游木真嘴里说出来的?呜哇呜哇呜哇呜哇呜哇,今天组团产粮吗大佬?”
“我不要不不不。”
“悦你怂个p,想当年是谁叫我们一点半起来刷题的?”
“今天春游听说他们俩当着众人的面打啵...”
“我操你妈我没带单反???mmp????”
“带了你也拍不到。”
“吃屎吧你。”




“真,生日快乐。”
于是真就看到了凛月躺在真绪腿上打盹儿的画面。
我的相机呢???
等等泉前辈???



“握草生活老师你怎又来了我就说不要半夜起来写的啊啊啊。”
“那个…我是来还本子…太太请继续产泉真粮!!”
“?????”
-TBC-


[ES]枷锁.

三模完来更新.
对答案对的怀疑自己做了假三模卷.
祝自己考上杭高!!!x。





2.
真绪也就随着灯光找到了在最暗处的凛月。
“啊--真~君果然能找到我呢♪”凛月眯着腥红的眸子,眼角泛出丝丝泪花,带着困欠的打了个哈欠,“真是的,真~君竟然给我布置这么重的任务呐。看那么多女人的纸条真的超费劲啊,眼睛都要花了...♪”凛月自然是没有这么多的毅力做着些事情,只是划水性地看了几张所谓的“重要”电话号码。
“的确,凛月你也是辛苦了。”真绪略显尴尬的笑了笑,刚想抬手拍肩以示表扬但突然想起自己仍身着女装,仅好讪讪地收回手,尽量改变自己的声调,“朔间先生,宴会也快要结束了呢。”
凛月对于这个称呼自然是满意得不行,点了点头:“是的呐---感觉今天做了很多有意义的事情呢♪真绪小姐,是时候结束了吧?这场无聊的宴会。”
“朔间先生不想再享受一会儿吗?太心急可不行哟.”
“呜哇---就算是夜晚也会犯困,果然变成老年人了吗?不管不管,凛月我又累又困要吸真绪的血才可以活过来,嗷呜——”
“等、等等?!朔间先生疼!!”
「啪」是什么东西关掉的声音。是什么东西呢?
会是什么东西引起众人的躁动呢?
“鸣上岚…♪”
任务完成。




中午时分,是商场中难得静谧的时间段,游木真有些虚脱的爬于柜台上,无趣的打着早已通关的游戏。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什么情况下接下了这个任务,虽带有些抱怨,
但更多的还是在享受着这份安逸,自打在这里工作开始,游木真便开始催眠说服自己是一个「普通人」。
一个会被国民偶像追赶的普通人。
“游~君。”
“呜哇...!!!等等等等濑名前辈现在是工作时间请不要过来!!”
“但是啊、好不容易能在百忙之中见到游~君呐♪”濑名泉侧头眯起碧蓝的眼眸递上了一个便当上面放着淡黄色的信封,“新任务哟~我相信游~君一定会完美的完成的☆”
“那麻烦以后濑名前辈请正常的给我任务!而且你先可是偶像了…注意一下身份..喔?”游木看着濑名渐渐敛去笑容,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不再多言,只听见濑名含含糊糊的说着“早知道不当偶像”之类的话语,而后他又含糊的点了点头,抬起隔绝里外的门板,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坐于游木真旁边:“这次任务做完再在这里待几个月就可以辞职了。”
“辞职吗…”游木盯着手上濑名精心制作的便当,眼眸闪过一丝阴霾,“真绪还好吗?”
“真绪?啊那个整天和睡间在一起的小鬼啊?他很好,只要和睡间通过警察的审问就可以了---这次善后就靠你和我了。”
随后便是一片死寂,濑名满含笑意托腮细细打量着正在吃便当的黄发男子,待到游木吃完最后一个寿司也已过了一点,人渐渐多起来,濑名在游木头上落下轻吻压低声音说了一声再见,带上墨镜与鸭舌帽坐上商店外惹人眼的红色兰博基尼,带着一路的好心情回到了事务所,当然,免不了经纪人的一顿痛骂。
“喂喂、游木君,刚刚给你送便当的那个人是谁啊?”
“唔、呜哇---你看到了吗?”
“看到了喔♪嘿嘿嘿,那个便当看起来好好吃呐!会做便当的男人可不多了…”
游木看到了那位女同事一脸的兴奋:“放心…现代社会开放的很呢...”
“你在想些什么哇哇!!!只是一个烦人的前辈而已、而已!!”
“听说游木君是在偶像学院毕业,前辈会不会是什么当红偶像?”
“哎是吗是吗!如果是这样子游木君一定要给我签名喔!”
游木有些呆滞的点了点头,想了想自己替几位女人向濑名前辈要签名的后果,又摇了摇头。女同事面面相觑,正欲开口却被游木阻止了。
“对不起..我想他会吃醋的?”

感觉明明说周更却没有更新十分对不起大家xxx
于是做了一个游木真的手帐.
算是一个小甜饼.
吧?
(但是泉真就是用来发糖的啊喂!!(而且还没有完结吧啊喂?!

[ES]枷锁.

我怎么知道我写的是什么破玩意儿.
怀疑自己买了假伏笔(。)
ooc严重!!私设也应该挺严重的吧.
文笔小学生,向大家比心心喔xxx




01.
星辰闪烁于夜的幕布之上,东京永远都是热闹的,不论何时都可以见到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繁华或是它的代名词罢。不知从哪儿窜出烟火,划破了夜幕,激起了属于星辰的彩色涟漪,当然涟漪并不长久,不一会儿便散了,逝了,留下了一地令人厌恶的残渣。
“啊…真是的!我为什么要接下这种超--麻烦的任务啊!!”衣更愤然地向下拉扯着英智精心准备的礼裙,脸颊染上一丝红晕,酒红长发垂至肩头,与那抹白里透红相得益彰。
“小真绪真是适合这套衣服呐…让姐姐为你锦上添花吧☆”
“拒绝!我、我可是男——”
“嘘---但现在真酱是凛月的girlfriend,不是吗?”
“girl、girlfriend什么的!虽然说的确是呐…”真绪自是不敢抬头多看鸣上一眼,瞥过头斜视车的阴暗角落。
“好了好了,不跟小真绪闹了,任务要加油呐!可不能失败喔...!”
“鸣上君也要加油啊!这次任务很重要呐,我可不想再惹上--”
鸣上故意作出不耐烦的表情,连忙拍了拍真绪的肩表示自己已然明白该怎么做,又指了指窗外对他比了个wink:“那么,游戏开始了喔♪”
真绪并未做任何答语,脑中过了一遍属于女性的礼仪,缓慢打开车门,低头弯眸端庄地走出这辆黑轿车,关上车门之时向鸣上挥手示意。
“真绪小姐…♪”不用说,凛月第一眼自然是看到了真绪的,也不用说,凛月的心自然是漏了一拍的,他从未想到过自家青梅竹马哪怕身着女装依旧可以如此美丽,他恨不得立马将他公主抱起走向最近的一间love hotel,然后做一些专属夜晚的事情,奈何这次任务也算是重要报酬也不少凛月也只好压抑了这个思想扬起公式化的微笑。
“朔间先生。”真绪依然是保持了良好礼节,微微点头示意,不适应地挽起凛月手臂,没时间抱怨高跟鞋的不合脚,勉强扯起微笑向金碧辉煌的宴会厅走去。
“真绪小姐的衣服真是好看呐♪”凛月侧脸重新打量起了自家幼驯染,凛月似是十分享受这个手挽手的姿势,脸上的困意全无,甚至开始愉快的和人交谈。
这对高颜值的特工夫妇自然是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当大家议论纷纷侧目注视couple之时真绪也明白时机已到不动声色地将手抽出,两个人分头行动,凛月脸上的困意也渐渐弥散,摆摆手随意应付掉几个浓妆艳抹的女士,百般为难的留下了几张纸条,用酒杯装的碳酸饮料也已见底。
“这位小姐…一个人参加这种宴会很无聊吧?不然当我的...”
“无聊?算不上…何况我可不是一个人呐☆”真绪将早已备用好的字条放入搭讪那位男人的口袋,嘴角扬起一抹自己认为最魅惑的笑,“宴会结束前我会在哪里等你喔?”而后不等那人做任何回音,转身便寻找起了凛月的身影。


“哦呀,稀客呢,村上警官。”英智托腮,甚是无趣的闭眸无心打量眼前那位有着稀疏胡须的男子,“说吧,又有什么有关天祥院集团的事情吗?再说一遍啊…我跟天祥院毫无关系,顶多算个挂名公子---而已。”英智似是强调重点的敲了敲办公桌,身旁的涉毫无所动带着笑意的等待着那位警官的回答。
英智的回答让井原有些手足无措,脸上堆满了尴尬地笑,摩挲着手,略带哑涩的发声:“不、不不不,我不是村上前辈…村上前辈因身体原因…”
“啊?不是村上吗?”这时,他才睁开双眸端正了坐姿,“对不起,有些失态。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我们怀疑你们集团有人涉嫌石油泄露一案。”井原看着天祥院的脸色慢慢变黑,识趣的将“而你是主谋”这句话憋回心里。
“涉君,我好想知道那个人是谁呢...♪”
“既然皇帝有需求,小丑必定要满足呐。”
“送客。”英智扬起神秘的笑容,挥了挥手不再看警官的神情。
等到脚步声渐远,英智才敛起笑容睁开双眸,“最近警察效率越来越高了呢。”
“的确。”涉下意识回复,顿了一会儿,用华丽的音腔说,“呜呼呼---皇帝,属于我们的夜晚开始了呢!”
『THE GAME IS ON』
英智的蓝眸中闪过丝阴霾,伴着不远处的爆炸声融入夜色之中。

[ES]枷锁(应该算个推理吧(。))

cp为涉英/凛绪/泉真/leo司.慎戳.
开心的扔下了一个跟正文要说有关系四舍五入的确是有关的嘛玩意儿来着.(。)
周弧周更.其实更不更还要看那周的回校作业量(ntm
↑↑其实也不会有人来看的为什么要说这么多废话.




“你仅是一颗棋子。”
“你仅是一颗属于他的棋子。”
“你仅是一颗属于他的且用完便可随意丢弃的棋子。”

日日树涉自然是知道这几点的,但他却不愿点破反倒深陷其中,或是喜欢上了他用和善伪装而别有深意的笑,每次当正午阳光透过玻璃折射于他似是微熟麦穗的发上,涉都觉得一切是那么美好,他就像是从天上降临的天使,一切事物都无法将他玷污,而他却可以控制一切事物。这不公平,没错,但这世界又有何时是公平的呢?或者说公平不过仅是用人们无知而又乏味的眼光来衡量。


“我会把你拉下巅峰,也会把你送上「新的顶点」。”
“Amazing---☆但我并不想要所谓的「新的顶点」呐,皇帝大人,小丑就是小丑这种事情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当然知道呐,涉。但是、我想和你一同创造「新的顶点」不行吗?仅属于我们的「顶点」”而后他笑了,笑的宛若初临人间的来自天堂的使者,蓝眸中闪烁着希望之光——虽然现在回想起来那蓝眸闪烁的不仅仅是希望,还有一层绝望,如丝如茧的缠绕在你我两人的内心深处,使我们无法挣脱。
或是那个「我们」太过诱人,或是那个笑容太过耀眼,涉答应了。
他覆上了他的手,掌心的温热互相传递直至于心脏深处。
而你为什么仅仅只邀请我呢?是我太过「单纯」,容易上当受骗吗?是吗?是吗?是的。


涉深邃的紫眸紧望天空与海的交界之处,朝阳旭升划破了最后一抹暗,风就着海的咸湿拂过涉的蓝绿的发,他似是轻叹的摇了摇头不愿也不想多思片刻,他做到的只是欺骗自己与那颗“完整”的心。

“咔嚓。”是上锁的声音。
-TBC-

[凛绪]花吐症.中.

文笔差的跟屎一样.等等我根本就没有文笔.
下周二模的废鱼.
啊无趣的人生好想和哒宰桑殉情.




几天之后,真绪的症状愈发愈严重,以至于每吐出一个一个音节话就会从口中散落,这让真绪不得不带起口罩,渴望以“花粉症”的理由搪塞过去,但他也不知道这样能够瞒过几时,毕竟现在的天气并没有温暖到让花绽放而空气中满布花粉的地步,真绪不敢多说一个字,对于同学的疑问只能点头摇头示意,让大家误以为他的花粉症牵连到了嗓子。
真相或是只有岚和凛月知道了罢。
放学铃声悄然从耳边响起,真绪今天并不用充当小杏的“骑士”,所以开始履行了自己的另一个职务——在偌大校园以及校外找到自家的青梅竹马。
今天的凛月竟意外的不难找,他就静静地躺在校门口左拐树荫下的长椅上。夕阳就着斑驳树荫通通洒在他完美的睡颜上,似是故意的,真绪发现了别在他头上的,前不久——不、五个月前自己送给他的发夹,黄色的发卡加过黑色发丝,添加了几丝恬静。
真绪发觉自己已然看呆了,甩了甩头不再看下去伸手正打算将他叫醒,谁都没有想到他顺着真绪的手臂将他强制拉至自己的面前,殷红色眸子垂下,掩过了眸中的万般思绪。缓缓抬眸像是付出一切。坚定布满了他的双眼,直击真绪的胸腔,真绪居然觉得自己有丝喘不过气,慌慌张张想挣脱,奈何自家幼驯染的怪力已经让自己的手腕微微发痛。
“真~君,不要把压力集结到你自己一个人身上呐。”凛月咽了口唾沫,阴影覆上真绪的绿眸,覆上他的半边脸旁,微长的刘海划过自己的脸庞,“你还有我。”
凛月扯下他脸上的口罩起身吻住他似花的唇,撬开松懈着的唇齿,专属于蔷薇的花香沁满了两人的口腔。凛月姣好的吻计使真绪有些分不着东西南北,生涩地迎接着他的舌尖,也不知过了多久,斑驳树荫早已越过两人照射到地上,两旁空气或是静止了一般,仅留下的是津水相交的淫靡之声。
凛月不舍地结束了这个荒谬的吻,舔舔发红的唇角似是不满足这些抚上真绪的肩膀想进行下一步,真绪慌乱的推开了早已红的不行的脸庞藏匿于阴影之中,小声的咕哝一句,朝平常自己所熟知的家奔去,路上不知打了几个趔趄,冰冷的空气混杂着真绪大口大口的喘息声,绿眸染上氤氲,温热物体划过了脸庞,偶尔从嘴中吐出几朵花但真绪自是无暇顾及,他只想奔回家然后躺在自家的床上哭上一宿,让泪水浸湿枕头。
凛月独自一人呆坐在公园上,月亮爬上了枝头,凛月觉得异常的寒冷,环抱双臂汲取残留着的真绪的余温,弯腰捡起丢弃于地上的口罩,眼中的悲哀与坚决相互掺杂,交融。颤颤巍巍的起身向自家走去。
月亮升到了头顶,凛月呆然的凝视着标有“衣更家”的门牌,无力沿着墙壁滑下,侧头昏睡过去——但脑中仍旧无法忘却真绪对自己说的那三个字“对不起”。
“哦呀,这不是隔壁朔间家的次子吗?”衣更母亲关怀的看着倒在自家门前的那位黑发男子,太阳代替了月亮的生活,凛月恍惚中听见了那温柔的声音浑浑噩噩的起身。
“阿姨…我要见真~君。”
“好的、好的…昨天这么冷不要感冒了,赶紧进屋子里吧。”
“嗯,那我就进去了…”
白日的阳光甚是刺眼,促使凛月无法睁眼,娴熟的走向二楼向一个自己再熟知不过的地方走去。打开房门,意外的竟没有上锁,真绪的这间屋子是采光最好的,但现在却紧闭窗帘,床上那人发出均匀而又平坦的呼吸,但红肿的眼眶早已说明了一切,凛月轻手轻脚的关上房门,将碍事的发夹拿走,倾听着他可爱的梦呓。
“凛月…”真绪手不自觉向凛月那儿伸去。
“嗯我在喔。”
“我、我喜欢你…”
一片死寂,仅剩凛月震惊的双眸与真绪平缓的呼吸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