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華衣錦

隨心所欲烏龜流.
有腦洞了就會胡亂寫寫.

[翔潤]筆

因為住校而遲來的生賀.
順便 因為自己也是1.25出生的和櫻井先生同一天所以也算是給自己的生日祝福啦!!!!







松本润有一个小癖好,可以说是一个女性化的癖好,那便是笔。他喜欢收集笔,上至贵的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全球限量款万宝龙钢笔,下至廉价的五百円一大把的笔,他都喜欢。不过他最常用的便是像百乐,无印良品一类的并不算贵但好用的笔。说实话,潜在原因便是廉价的笔不好用昂贵的笔不舍的用,只有类似于百乐这样平价亲民又好用的笔才能真正符合松本润这种爱笔又没有什么财力的人。
因为喜欢笔,所以松本润有好几个容量巨大的笔盒——虽然外表看起来小巧可爱。他会按照笔的用途一个个分类,例如一个笔袋装无印与斑马的荧光笔,一个笔袋装百乐的果汁笔,一个笔袋装普通的黑红蓝三色水笔等等。
也因如此,松本会在身旁放一个牛皮纸的袋子,里面装满了各式各样的笔盒。
如果你看见松本正盯着那个牛皮纸发呆,那么多半是因为他在苦恼今天应该用什么色系的笔做笔记,或者是因为自己手头上没有足够的资金买新进的笔,亦或者是因为他不知道樱井翔用自己的笔在自己的本子上写什么语句才算恰当。
松本润喜欢笔,但他的字并不算好看——虽然前后也没有什么缘由罢了。松本的字体是有些可爱的,特别那个大大的圆润的感叹号。
“这种字体肯定可以在女生中大受欢迎啊。”松本是这样自慰的。但显然,松本润的字在老师眼里无疑是胡闹。
不得不说,松本润喜欢写字好看的人,当然,更喜欢的是他们字。
所以当松本润第一次看到樱井翔在黑板上端端正正的板书过后,便下定决心拿着那一袋的铅笔盒叫樱井翔写字。
“字这么好看却只用黑红蓝三色笔写字真是太可惜了!”松本润愤愤地想。
松本润这么想也确实做出了实际行动制止了这种“愚蠢”的行为,几乎是每节课的下课,他都会拿着各式各样的笔叫樱井翔写字,有时是自己或者他的名字,有时是一篇短而精的心灵鸡汤,有时则是甜的发腻的情话。
樱井翔的字也确实是好看的,他的楷书行书草书皆可以说是上品,每当松本润拿到了樱井翔给自己的手写便定会花上十分钟在脑内夸赞樱井的字。
樱井翔也不厌其烦,松本润有要求他便会满足,他喜欢松本润的到自己手写后的满足的微笑,每每看到,就感觉好似被和煦的暖阳包裹了全身一般惹人安心。
樱井也逐渐发觉了,松本对于他可能是一种特殊的存在,他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例如松润到底是为了什么来接近我,是我的字还是我本身。每每想到这个看似愚蠢但直戳心眼的问题,樱井手中握笔的力度也会增加几分,眼里冒出的丝丝恹气致使他周围的空气冷了几分。
“我们班写字好看的不算少....果然是因为个人的魅力?”樱井翔自慰到。
松本润也一样,他发觉自己喜欢上的可能不仅仅是樱井翔的字了,而是他的整个人。他喜欢樱井翔笑起来眼角的皱纹与那两排整洁洁白的牙齿,他喜欢樱井翔上课时认真记笔记时眼睛中闪耀着的智慧光芒,他也喜欢樱井翔手中拿着属于自己笔完成给予他的不算苛刻的任务时抿嘴的专注。
他喜欢上樱井翔,却明白这段暗恋是不允许的,于是他只好自己写一些晦涩的情句给他。
樱井翔也发觉松本润叫他写情句的次数愈发愈多,但这次并不像以往的那样直勾勾的情话,反而有些不清不楚的意味,这无不让樱井翔想入非非,是谁呢?自己手中的宝到底喜欢谁呢?想到这个后,他就又会散发出一阵一阵的寒气。


不知道哪一天,松本的前桌突然转过身询问松本有没有喜欢的人,并仿佛洞悉一切的说出了你是不是喜欢樱井翔这种的确是真的,但松本坚决的不会承认的话。
身处邻座的樱井翔也好奇起来,爬在桌上故作睡觉的样子其实耳朵竖的比谁都要尖。
“不不不、不可能!!我不喜欢他!!只是他的字比较好看而已...!!”
松本显的有些手足无措,慢慢的,红侵染了他的耳垂,松本不好意思的咬了咬嘴唇,试图摆了摆手将这个玩笑略过。
当然明眼人只要看到松本那红彤彤的耳垂便知道这松本润的话定不是真的,而此时樱井翔却不是明眼人,他正在心里画了无数个诅咒的圆圈以显自己心中的不满。

不久之后,松本润抱着试试的心态又去最近的一家墨水专卖店物色了几瓶墨水,毕竟自己很久以前买来的最爱的限量款凌美钢笔仍然没有装墨,本来是因为不知道选择什么墨水装上去会最适合,现在松本知道了,是他们女生口中所言的樱井翔的代表色——红色。
红色的确是适合樱井翔的。
松本凝望着满袋子的近似于红色的墨水,有象征着古代皇权的赭红色,也有象征着少女可爱的粉红色;有代表着迷人的玫红,也有代表着吉祥的橘红。他几乎把和红字沾边的颜色都买了,但取而代之的便是钱包被清空的事实。
他还买了一罐紫色的闪粉,用意自是不言而喻。


“翔さん~?来、帮我写字!今天的笔是凌美和LINE的合作款——我专门买了一瓶墨水喔?”松本润难得用糯糯的奶音同他讲话,樱井知道了他的目的,毕竟松本用奶音与他讲话多半是因为他要写一些冗长而无实际意义的语句。
冗长而无实际意义?那便是情书嘛!
樱井心中的两个小人难的达到统一意见,那便是这字不能写。他拒绝后撇了撇嘴,眼神飘忽不定,心里直打小算盘。
难得,不第一次被拒绝的松本十分懊恼,因为只要樱井同意帮他写字,他的表白计划就可以说是成功了,但是樱井偏偏拒绝了,松本也不知道说些什么,眼神里满是失落的走回到了位置上,思索着要不要放学再找一次。
而樱井那边自也是不好受的,想着下课时那人终究会再一次来找自己,然而并没有,只看到他安安分分的坐在自己位置上盯着一本无印良品的本子,眼神里满是惆怅。
放学的铃声响了,松本本来动作就不快,硬生生磨蹭到了出樱井翔之外的全部同学走完,而樱井翔也正在纠结于一道数学题——看起来似乎是这样子的。
待松本整理完自己的书包后,樱井作业本旁边的草稿本也已经翻了两面。他拿着桌子上的本子,是全黑的双环无印本,另一只手里颤颤巍巍地拿着那款价值不菲钢笔。
“翔さん!请帮我写字!”他的本子几乎被扔到桌子上,巨大声响把自己和樱井都吓到了,随后松本将钢笔不由分说的塞进樱井翔手中。
“写的内容是——我、我喜欢你!樱井翔!不仅仅只是你的字,还有你..”
话还没有说完,樱井便将本子放在了松本的手上。
“我也喜欢你,松本润。”
上面是这样写的。
红色中夹杂着些许紫色,在落日的最后一米中熠熠生辉。
END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