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華衣錦

隨心所欲烏龜流.
有腦洞了就會胡亂寫寫.

移情

心理医生翔x明星润
快节奏 剧情无能 文笔无能
简单的叙述一个移情与反移情的故事
仅此而已

松本最终还是打开了那扇标有SAKURAI字样的心理咨询师的门。
“哦,您好?您就是我的那个可恨上司所说的不得了的人吧。”
晚间新闻一般的嗓音穿过空气击打着松本的耳膜,松本顿了顿,敷衍的点了点头。樱井把松本的敷衍尽收于眼底,他咳了咳,轻笑出声。
“不用那么紧张的,松本さん。”樱井扶了扶眼镜,“我们公司很安全,不会透露任何咨询者的个人信息的。”
松本却并没有放下自己的警戒,依是点了点头,站在门外有些显得手足无措。
“你可以把我当做你的朋友。”樱井伸手示意了一下离他不远的沙发,“你可以坐在那儿,那儿是个风水很好的位置。”
松本也未曾推脱,便跨着步伐走去,沙发的触感他很是喜欢。抚摸着真皮材质的沙发,松本有些微微出神。
不得不说他意外的挺喜欢这位名叫樱井的心理咨询师,不论从长相还是声音,但身为病者的那一份低微感使松本不太敢出声。
樱井没有再给松本施加压力,他依是保持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微笑,“听说松本さん喜欢吉祥物?明明是一个长着浓颜的大帅哥呢。”
樱井显得得心应手,或许是因为公众人物来樱井这里就诊的不在少数,但像松本这样子前途无限量的国民男友有似乎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新的看似难以攻破的类型,樱井总会准备好与其进行长期治疗的准备,他早已把松本所主演的电视剧和参加的综艺节目看完。
可能有点难以启齿,补完后樱井有点被松本圈粉。
“吉祥物很可爱。”松本没有想到樱井会提出这样的问题,他显得有些兴奋。
樱井自是不会错过这个有趣的微表情——嘴角微微上扬,时不时频繁的眨眼可见他对吉祥物的深爱。
樱井在吉祥物的后面打了一个勾后,从手提包中拿出了船梨精的手机挂坠,递给松本。
“算作是见面礼了。”
松本睁大了眉头,眼里满是兴奋,他点了点头,接过了还带有樱井余温的玩偶。
樱井心里有些异样,但处于本职工作仍在进行,他强迫这自己压下这种道不明的情感。
然后松本被牵引着一旁的睡椅上,樱井仍然坐在他的办公桌前,他开始了下一步疗法。
松本刚触及到睡椅,意外的体验到了很久没有体会到的性的快感,他将双腿交叉,企图遮掩这一点。
樱井假装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继续与松本谈话。
“好,那我们来聊一聊松本さん的病状吧。不知道病状就无法医治病人了对吧?我们心理咨询师也是一样的。”
“嗯、嗯——我,其实没有什么病...至少在我,在我、这个角度看是没有病的...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不是在心理上有问题还在生理上...但我认为我是没有生病的!”
松本显得有些慌乱,双手摩挲着大腿,而后又抿了抿嘴,眼神四游。
骗人吗....。
樱井皱了皱眉,拿笔头敲了敲桌面。
“你不說实话会另治疗很难持续下去的,松本さん。”
他的语气比以往接待患者要严肃的多,甚至带上了一种命令的语气。
“知道了..那个、在前不久我突然发现自己性无能——但是在医院的各项指标上都说我性功能完好,所以被医院的医生提议说是心理问题,就来了这里。”
“性无能?好的——据我所知松本初次手淫是在大三?似乎有点晚呢。嘛、没关系,我也是大一才完成人生第一次,你和我半斤八两?哈哈。”
“嗯,是在大三,记得是看着一本便宜的不行的黄色杂志..吧?”
松本的目光向着左边,再次抿了抿嘴,似乎是在害羞,但他的确是在回忆,并没有说假话。
“那么松本さん,问点私人问题。有过喜欢的女孩子吗?性生活呢?”
“曾经有过,但现在没有了...很久没有性生活了,毕竟是当偶像,男女交往是不允许的。”松本有些窘迫,挠了挠发鬓。
“当偶像真辛苦啊...我现在也是单身,但以前对一个匈牙利的女孩一见钟情了,很不可思议吧?”
“哎?是吗,那那个女孩一定很好看吧?”
“的确很好看,身材也不错。但是被家族阻止了然后就分手了。”樱井无所谓的抖了抖肩,“松本さん又是怎么发现自己性无能的吗?”
“有一次开完con想放松一下,便拿出了租借的A/V发现怎么样也硬不起来,后面..后面还租借了G/V和S/M特番..发现都没有用...就……。”
借过G/V?樱井的心中有些莫名的雀跃。
“嗯、那可真是可惜啊...我也没有什么语言来宽慰你呢。对了,近期松本さん有没有沉迷于一样或几样事物?”
“近期...?嗯、我喜欢上了盆栽。听起来是不是很老?”松本侧头观察樱井的神情,他发现当自己的眼神触及到樱井的一刹那,体内的情欲充上了头脑,他的瞳孔一瞬间放大而后又舔了舔唇。
对第一次见到的人产生性欲可不是什么好事。
樱井和松本同时这么想。
不过樱井这时才真正的发现了这位患者的麻烦之处,他或许是对自己产生了性/幻/想,从瞳孔的瞬间放大和添唇可以轻易看出。
樱井在心里叹了口气,他大概是知晓为什么松本会性无能了,如果没猜错,或许就是因为他将原来对于人的性/欲移情到了盆栽之上,而后却移情到了自己身上。
是不是应该庆幸自己的魅力之大呢。
“松本さん对我产生性/欲了吧?”
沉思了片刻,樱井决定打出直球。
“哎?!不、我不是我...我没有!”
“这也是配合治疗的一部分,您的语调上扬,现在还在摸着鼻子,撒谎对您没有好处松本さん。”
“……我们先不要谈这个了樱井さん。”
“眉毛上扬,瞳孔放大,不过这次放大夹杂着恐惧。”樱井显得有些冷静,这是他第一次接触“移情”的患者,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差池而失去这么宝贵的经验,“你肯定很兴奋,松本さん。请你说说吧,如果和我做/爱你会怎么样。请您说实话。”
“樱井さん!”松本强逼着自己显示出愤怒的神情,“我不知道!我拒绝回答!”
“您没有生气,我知道的,您没有生气。请您回答我的问题。”
“……我会很开心。樱井さん。我会很开心,所以请你坐在那里,用您的胯下之物贯穿我。”
“如果我不这么做你会怎么样呢。”
“我会很寂寞,寂寞的要疯掉!我想要性我渴望性!”
松本声音有些颤抖,他是生气了,樱井断言。
随后他又拿笔记下了移情的可能原因之一——由于是偶像,所以难以抒发自己的性/欲。
“我会满足你的,”樱井顿了顿,他发现了自己的失言,身为一个心理医生定是不能逾矩,这或许会被“反移情”,如果自己把情移到松本身上那治疗就彻底失败了。
但他又止不住的俯身下去,当闻到松本的那丝甜腻之后心里那股被压抑的情感顿时喷涌而出。他凑到松本耳旁。
“松本さん,我也想上你,我想看你美丽的胴/体染上被皮鞭抽打过后的粉红,我想看你失/禁在我眼前,我想看你...。”
“那就麻烦樱井さん在我的身体上付出行动。”松本打断了樱井的话。
樱井挑了挑眉。
自己还是反移情了。

治疗失败。

END

评论(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