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兮奈_人间失格

[凛绪]花吐症.上.

花吐症的梗——!啪叽啪叽鼓掌.
本来是真绪生贺的然而住校xx。
小学生文笔,ooc严重.微泉真(一笔带过的感觉)
这里新人.请多多指教--并且向大家笔芯喔.




“花…?”真绪呆然地望着床上残余的花,拿起小朵稍作端详觉得无趣便跑至床下不再多问。视角切换至房间的一角——玫瑰堆积在一起,有少数一部分已然枯萎,剩下还坚挺着的也早已恹恹然。
他也不知道是第几次吐出这样的花了。只依稀记得最初是无暇的白玫瑰而后的颜色愈发愈深,以至于现在的殷红,但就算是殷红竟也美得出奇,就好似自家幼驯染的眸子当然真绪想到的或许仅是庆幸这几朵花并没有迎来自己的花粉症。
真绪抬眸听着闹钟的响起,面前的书柜被红色刘海遮住一半,他并没有管这么多,烦躁地挠了挠头起身洗漱,穿好衣物将碍事的刘海用黄色发扣扣好就匆匆向幼驯染家赶去。
路上的鸟儿不知何时开始奏鸣,有几位年轻的姑娘也已在晨跑,真绪早已将有关花的事抛与脑后,轻叹一口气认命似的背起正在熟睡的黑发男子向梦之咲走去,路途中碰见了几位邻居象征着的点头问好后便也到了自己的班级,百般聊赖地听着枯燥干涩的知识,侧脸细细端详着凛月显出了几分寂静的面容。
下课铃声响起,真绪收起自己的目光假装收拾起了桌上的书本,喉咙莫名干涩起来下意识咳嗽了两声,花毫无防备从口中飘落而后他木然地看着桌上的花,依旧是眼熟的红色蔷薇,几乎每咳嗽两三声花就从口中飘落,真绪慌张的抬头四周环视将花护于臂下,但却已是无用功。
“阿拉,真绪桌上有花呢。”鸣上岚故作惊讶似是无意来到真绪身旁,垂眸紧盯着桌上蔷薇,眸中闪过一丝玩味却又悄然掩盖,嘴角微微勾起,“呐,小真绪知道花吐症吗?”
真绪刚想说出“不知道”这三个字,但感觉到嘴中多出了一丝异物——花,慌忙捂住嘴,睁大双眸满是诧异,模糊不清的应付着说:“对不起我出去一下…。”真绪起身错开路上的行人,向一个自己所熟知的地方奔去。
手上是三朵自己最熟悉不过的花,旁边散落着几片孤零零的花瓣。

凛月本就没有熟睡,而且对自家幼驯染的声音在敏感不过,顶着朦胧睡眼打量着真绪的动作,“花吐症”这个名词勾起了自己的回忆,自己所属的团队里曾有一位有着上亿脸的人也得过所谓的花吐症,自己每每在训练室熟睡之时,总会飘来浓郁的花香,起初觉得也没有什么不赖,但后面几日便开始觉得恶心,最后经过我们几天的软磨硬泡他终于去表白,另一个人勉勉强强地接受,后来便再无黄色蔷薇的沁香。
看着真绪跑出教室,觉得无趣便再次闭眸本不想细思但一个问题却萦绕在自己的心头——是谁让真绪得了这种怪病?

“啊真是的…为什么又惹上这种麻烦事的啊?!”真绪不耐烦的将身旁石头扔至于操场,石子在操场上滚了几圈便戛然而止,视线停留在一个短语“喜欢的人”。
真绪无奈抬头望向无云的蓝天,碧眸染上一丝阴霾,喃喃道:“喜欢的人…吗?”混乱的脑中浮现出那人黑色发丝下猩红眸子微眯,嘴角无意勾起弧度,软软蠕蠕遶弄尾音呼唤自己的名字,不敢多想,强行调整好了自己所谓的心态向班级走去。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