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兮奈_人间失格

[胡乱产物]某女生寝的日常

脑洞清奇.
百分之八十由真实事迹改变的er.
从此爱上这种类型(。)






1.
今天的314女生寝是不太平的。
“唉,你们听说了吗,我们班那个游木真和濑名泉。”一名少女偷偷探出被子看了看门外已然暗去的光。
“听说了听说了!!!呜哇,真的跟濑名泉做同桌他天天都在看游木真的说!!”
“是的是的!!班主任不是把我跟濑名泉换位置了吗...濑名泉蜜汁甩我一击眼光mdzz!!!”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喜闻乐见。”
“悦你小心点,别把生活老师招来。”
“成成成,对了我不是和游木真同桌吗,wdm濑名泉这个臭不要脸的每天下课自主去擦黑板然后动不动瞄几眼我家小真!!简直跟痴汉一样啊!!那种诡异的笑容想想都害怕……”
“为小悦续一秒,对了沈蓉你不是说上午濑名泉解开了上衣的俩个扣子,锁骨都看到了吗!!呜哇超羡慕的er!!”同学A说。
“讲真,然后我就被他训了一顿。”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er”
“那个嗝是怎么回事啊是被中国boy传染了吗??啊对了,那个臭不要脸的天天已教我题目的名义来视奸游木真,仿佛日了狗。我他妈就跟电灯泡一样,直播气死。”游木真的同桌说。
“你直播我送胖次啊。”
“去死。”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泉真这对cp超级好吃吗!!!好吃到炸天跟你讲!!”
“是的是的,那么!!沈蓉,佳音,我画画,悦,学霸,欣苑写文?自己产粮自己吃!!”
“可以可以这很清真喔!”





游木真的校园生活自是不安宁的,濑名泉做自己同桌已经很恐怖了,刚刚庆幸于换同桌了却还是一个腐女子,这日子到底要怎么样过,游木真也表示一脸懵。
“游~君♪”那个熟悉的声音正在向自己靠近。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呜哇哇哇泉桑,悦酱保护我哇哇哇哇哇!!”
“拒绝,去死吧科科。”
“等等?!”
“游君明天就是春游了呢♪就跟哥哥一起在游乐园里寻找爱吧♡”
游木真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吐槽。
在游乐园寻找爱是什么鬼啊喂?!




“听说明天是游木真的生日。”
“哎哎哎?!真假??想知道濑名泉会怎么办呐!!”
“明天又是春游..”
“旋转木马!!过山车!!我觉得濑名泉会时时刻刻公主抱着游木真不让他累着。”
“这个可以有哎!!”
“哦对了不是濑名泉解开了两个扣子吗!今天!今天!游木真也解开了两个扣子!贼溜。”
“感觉是游木真吃醋了想这样子来气濑名泉啊..!”
“明明是威♂逼♂利♂诱呀。”
“我好想挂你怎么办。”
“你敢挂我就敢k。”
“mmp。”





“游~君,看这边♪”
游木真略不自然的扯起微笑比了个“V”的手势。
濑名泉感觉自己仿佛见到了天使,炽热的视线紧盯。
而后蓝眸的焦点与绿眸的焦点相撞。
「如果游~君的眸子是童话故事中茂盛的树林,那我便是那汪树林中的清泉」
游木真回想起了濑名泉的告白。
他们不知道对视了多久,不知道是谁错开了最后的视线,仅记得对方唇的温度。
当然不包括佳音单反照相的声音。




“卧槽卧槽,你们看你们看你们看,我拍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佳音爸爸!!”
“!!!!no more me!!!”
“boom!!!”
“赶紧结婚9块钱我出!!”
“他们好好好好好好炸天呜哇哇。”
“世上颜值最高couple。”
“几天前谁还嫌弃濑名泉说把自己当做电灯泡的啊喂???”
“不是我,下一个。”
“真的感觉姓名都是有意而为啊...你看木生长需要水可以引申为木需要泉,泉失去木又没有了意义,啊他们好好!!!”





“游木真生日快乐----☆”
展示在桌上的是一个蛋糕---濑名泉亲手做的蛋糕。
“游~君生日快乐喔♪”
全班同学一概认为濑名泉的这个笑容是此生最灿烂的笑容。




“你们在干什么?!”
“握草生活老师什么时候来的妈的智障啊啊啊。”
“妈卖批啊啊啊啊啊啊。”
“爸爸我的泉真贺文呵呵。”


2.
今天的314女生寝又是不太平的。
“楼上是那个寝啊mdzz,在床震吗啊喂!!”
“好想拿菜刀上去杀个一干二净怎么办。”
“我打掩护,让不让睡觉了喔???楼上是415寝吧??”
“415?不是那个幼驯染在的寝吗。”
“握草?衣更真绪和朔间凛月那两个人?maya他们虽然不想泉真那么黏糊但也是对好吃的cp哇!赞美。”
“怀疑全班都是gay。”
“刚刚谁说要拿菜刀杀个一干二净的?”
“有人说过这句话吗??”
“坚决不在半夜产粮的已然拥有心理阴影的我。”
“活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er。”
“...佳音看在上次那张照片的份上我饶过你一轮…”
“哔哔哔---”


“真~绪。”凛月甜糯的声音在真绪身边响起,腥红眸子微眯透露丝倦意,“碳酸饮料喝完了…好渴呐,喉咙要烧起来了…”
“凛月?起来的真是时候呐,午休时间到了,碳酸饮料是…”
“我不要碳酸饮料了..呐真~绪我想喝你的血♪”
“凛月?!同学在这里呐等等等等?”
凛月并未多思,将真绪拉至怀中,对准微呈麦色的皮肤。
“嗷呜~”
仅留下一圈咬痕。



“朔间凛月简直不知廉耻哇!!!他他他午休的时候在衣更这里种了草莓!!”
“握草真假??我觉得佳音你可以无时无刻把单反带来了wdm??”
“突然间明白楼上天天发出的床震般的声响。”
“其实更心疼室友...。”
“他们的室友好像是泉真来着? ”
“突然间不心疼了。”
“突然间更明白了为什么会发出床震般的声响。”
“根本可以把般的去掉了好不好?”
“我们班是不是没有一个男生是直的哇?mdzz??”
“为什么他们搞出这么大的动静都没有被发违禁通知单??!他们是不是和生活老师有什么肮脏交易??”
“你别说,说不定生活老师已经习惯了呢?”
“……一时语塞。”



阳光普照大地,自不用说,最适合春游的天气。
“真~绪,啊---”凛月将一团不明的散发着诡异七色光且被称为“冰激凌”的物体送至真绪嘴边,而真绪自是不能推脱,轻咬了一口,专属于冰激凌的甜腻与清凉弥漫于舌尖,丰富而又细腻的甜将味蕾一层一层的慢慢觉醒,与外表完全不符的美味。
“好吃吗--♪”凛月微眯眼眸,透出无限宠溺。
“嗯..很好吃哟。”
“哎是吗?”语毕抬眸轻啄真绪微泛红的唇。
「多谢款待♪真~绪」



“啊今天好困啊有没有什么值得人‘嗖--’的站起来的新闻啊...”
“没有下一个。”
“谁说没有的?今天我跟游木真八卦他说凛月和真绪一直以来都睡一张床,没事有事还打个啵儿。”
“哦。哦。哦。”
“握草确定是从游木真嘴里说出来的?呜哇呜哇呜哇呜哇呜哇,今天组团产粮吗大佬?”
“我不要不不不。”
“悦你怂个p,想当年是谁叫我们一点半起来刷题的?”
“今天春游听说他们俩当着众人的面打啵...”
“我操你妈我没带单反???mmp????”
“带了你也拍不到。”
“吃屎吧你。”




“真,生日快乐。”
于是真就看到了凛月躺在真绪腿上打盹儿的画面。
我的相机呢???
等等泉前辈???



“握草生活老师你怎又来了我就说不要半夜起来写的啊啊啊。”
“那个…我是来还本子…太太请继续产泉真粮!!”
“?????”
-TBC-


评论(1)

热度(31)